關於書本閱讀

< 本文摘錄 She's Mercedes Lounge,作者 Hadassa Haack >

實體書的死亡預言目前還未發生,且讓我們盼望永遠不會。的確,出版的境況已經改變了,但我們會不會走到只消費線上、電子書籍雜誌這樣的地步?儘管那有其市場及優勢,但並沒有像閱讀書本那樣具備了所有的好處,pdf 檔實在無法與發生在紙上的魔法相比。當我們最近的專注時間都極短,而且連看一支 60 秒的影片幾乎都沒耐性,值得再度考慮閱讀一本書作為日常習慣。

  • 筆比劍更強大

    為了向更多的受眾傳遞資訊與構想,造成了紙張與印刷機的發明。「筆比劍更強大」,古老諺語如此說道。而早在埃及古老文獻出現時,書寫文字已影響人類的生活並改變命運。從古老的活字印刷術開始,知識的力量不再僅是少數菁英分子的專屬。因此橫跨幾世紀以來,書本經書寫、消費購買、大肆宣傳、珍藏、禁止、焚燒,以及從一個世代流傳至下一個世代,都不曾真正消逝。

  • 一段穿越時空的旅行

    書本將我們與過去連結,開啟我們所不知的世界,指向我們還無法想像的未來。我們得以深入他人的夢境與生活,我們得以在舊主題上看到新的觀點。我們可能握著一面鏡子並發掘事物與我們相呼應,並有進一步探索的理由。
    我們可以在扶手椅上發掘新天地與文化,並決定親自去看看,或對我們自身樂在其中的平和與安定生活感到刺激。許多這樣的書點亮一個靈感或點燃慾望的火焰,最終轉變成一股熾熱烈火,並永遠改變了生命的方向。

  • 兩本書封間的魔法

    閱讀時,我們必須專注在故事上,記住細節與想像情境,形塑角色的模樣並決定我們對他們的感覺,這有助於我們的腦部發展至最佳狀態,使因壓力或年老而衰退的心智能力等一般性退化現象有極佳的幫助。
    除了對大腦有益,更重要的是書本能滿足心靈,並且這是一種靠我們自己花時間就能完成最近乎效益的事。閱讀一般來說是獨自進行,在孤單與自我的覺知、意願與生產性之間是有所不同的。
    閱讀是以好的方式展現自私,因我們無法在專心閱讀並將自己沉浸在情節中又同時注意其他人。當我們專注在所讀的內容,我們會思考自己與生命,在那個靜止的狀態下,我們可做決定,並總結得知我們可能無法在每天紛擾雜亂的日常生活達到理想。

「靜默的感覺有多好;那只咖啡杯、那張桌子。我一個人坐著的感覺有多好,就像那隻海上孤鳥在木樁上展開雙翼。讓我以赤祼雙翼永遠坐在這裡,那只咖啡杯、這把刀、這把叉、事物的本身、做我自己。」— 維吉尼亞·吳爾芙,海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