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向權力濫用說不!── #metoo

< 本文摘錄 She's Mercedes Lounge,作者Katharina Kowalewski >

身兼導演、演員、獲獎製作人的加塔麗娜.科瓦雷斯基 (Katharina Kowalewski) 是《She’s Mercedes Weekly Issue》的專欄作家。加塔麗娜將會在專欄中探討社會、商業、藝術和生活相關的主題與疑問。本週加塔麗娜將以好萊塢的明顯案例,思索性騷擾事件的後果。

洛杉磯現在人人都在討論同一件事:性騷擾哈維.韋恩斯坦 (Harvey Weinstein) 是事件的源頭,這個人從此以後將永遠成為老派好萊塢性騷擾作案手法的代名詞。如今許多女性挺身而出,寫下她們的遭遇、加害者姓名或加註「#metoo」的標記。「metoo」問題早就由來已久,我並不感到訝異。男性試探對方、把手放在對方膝蓋上、超過限度的觸碰、深夜的來電、邀約共度晚餐,這些舉動竟然漸漸變成是可以接受。

  • 態度決定高度

    我剛步入職場時,有次為法國電視台執導兩部紀錄片,當時製作公司的夥伴在拍攝結束後的凌晨 1 點多打電話給我,問我能不能讓他來我的旅館房間。那時我才 23 歲,這通電話讓我嚇壞了,我決定改往時尚業發展,進入一家由女性擔任領導人的經紀公司。我不怕被炒魷魚,我會離開導演工作是因為我不想和沒有價值觀的人共事。那個時候的我也有可能決定以導演工作為重而隱忍這件事,但我並沒有屈服,我相信還有更好的機會等著我,我可以找到一個不會因為我是女性就貶低我的工作環境。

「#metoo」這句宣言力量夠強大嗎?

事實是,時尚界也存在著權力濫用的情形,這是我開始當模特兒以後觀察到的,基本上,每個攝影師都想拍你沒穿衣服的樣子─更不用說有多少製作人和導演想跟女演員發展關係。我已經在很多場合無視這種暗示,尤其是我和有權有勢者以及業內人士共處的時候。一位知名製作人曾在餐桌上對我大吼:「科瓦雷斯基 (Kowalski) 除了賣弄性感,還有什麼本事?」不過我什麼也沒回應。還有一次,在一個電影派對上,有人邀我到他住的旅館坐坐。我質疑他的動機,要那個人重複講好幾次剛才的問題,直到他終於糾正自己:「我想妳是希望和妳的朋友待在一起吧。」於是他就放棄邀約了。後來他似乎還想證明自己的清白,指了指另一位製作人,要我當心那個製作人不可告人的動機。這種人的悲劇就是他們總是找一個比自己還差勁的人當墊背,他們還以為自己沒那麼糟。

  • 問題在於我們所做的行動已經夠充分了嗎?「#metoo」這句宣言力量夠強大嗎?想要揪出更多惡狼、瓦解他們的權力、停止任何權力濫用情形,為什麼會這麼難?只要有人覺得他比我們高人一等,此時就埋下權力濫用的種子了。譬如片場的製作人將工作人員當成垃圾一樣對待,或是目中無人的超市主管對清潔阿姨頤指氣使。我們的生活中需要多一點愛與尊重,而我們每天都可以開始練習付出愛與尊重。

    某天我要買冰淇淋,員工在幫我放配料時,老闆一直在抱怨批評她的員工。我不得不打斷老闆的話,跟老闆說她講這些話是不專業的。當時的情況非常難堪、充滿指責,讓員工覺得有罪惡感、驚嚇害怕、受到威脅─就只是買一杯優格冰淇淋而已。我可以想像得到,那位可憐的女員工一整天要處在多大的壓力下。

    戕害身心的工作環境可能隱藏在各個角落,唯一的舉發方式就是多加留意,而不是將這種情形當成正常的,就拍拍屁股走人,我們要相信工作環境是可以改善的,並為他人與為自己勇敢發聲。

陳腐的階級思想已經完全過時了。

我眼中只看得到合作同事、有啟發力的領導者以及工作夥伴,而沒有看到老闆、大人物或獨裁者。

有權有勢的人都該宣誓自己絕不會濫用權力。儘管如此,我們卻像回到了從前由國王皇后、獨裁者、掠奪者統治的年代,我們向這些人祈求,放任他們令人無法接受的行為、小小的辱罵、輕微的騷擾以及不同形式的濫用,從而賦予他們比原有還要更多的權力。

我們一起承諾,如果下次應酬時有人摸你的膝蓋,我們會大聲說出來,表達自己完全無法接受這種行為,即使你覺得對方不是故意的。人是會習慣成自然的,而且當這種行為並不正常時,危險性更高了。

  • 這不是單一的個案,而是反映出社會對人價值觀的洗腦,即使是最有智慧的人也難以倖免。聰明的女性為什麼要對自己的外貌感到不安?有權勢的男性為什麼鍾情和美少女約會?2017 年的廣告、電視節目和電影裡,女性還是必須維持性感尤物的形象,男性則是掌控大權的英雄。這一點也不平等。欣賞自己的女人味、覺得自己長得好看並沒有什麼不對,只要這種感受是建立在自我尊重、智慧、賞識個人才華的基礎上,都無傷大雅。看看卡戴珊家族在 IG 瘋狂上傳屁股照,如果詢問現在我們這一代女性比較想要美麗容貌還是聰明頭腦,你覺得她們會怎麼回答。Instagram 已經成為時下最具影響力的社群媒體,將我們的眼光限縮到透過圖片產生的即時訊息,缺乏深度和思維,女孩們也常常透過 Instagram 比基尼照的數量獲得男性追蹤者。未來的趨勢是:品牌只會和有好幾千人追蹤的網紅合作,電影只會根據追蹤人數選擇演員。

  • 這些人該是新一代年輕人的偶像嗎?

    全世界一半的人是女性,所以我們必須勇敢說出自己的不滿,終結這種過度性別化的亂象。該譴責的絕非僅有一人,所有冷眼旁觀、默許事件發生的人也難辭其咎。我也是,這個也是,這裡也是,他/她也是,那裡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