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如其食,妳吃對了嗎?

< 本文摘錄 She's Mercedes Lounge,作者 Katharina Kowalewski >

身兼導演、演員、獲獎製作人的加塔麗娜.科瓦雷斯基 (Katharina Kowalewski) 是《She’s Mercedes Weekly Issue》的專欄作家。加塔麗娜在專欄中探討社會、商業、藝術和生活相關的主題與疑問。本次主題是食物、食物的(病毒式)潮流,以及食物對個人的影響。

現在人人都是美食品味家,或是活躍在社群平台上的美食專家。從前我也熱愛美食,但現在的我,熱愛的則是健康取向的蔬食餐廳和在家料理。飲食方面,我遵循「不可引狼入室」的原則,所以家中不會出現咖啡、糖、奶類、肉類、魚類或酒這些東西。不過我最近沒什麼在家自己煮,我一直赴晚餐約會、跑假日派對,這讓我開始重新思考自己的食物選擇。特別是在十二月,這是一個會讓你思考很多事情的月份。我的思考結論是:我的原則也許沒有自認為的那麼好。

  • 十二月的最後幾天,我看了 Netflix 上的食物相關紀錄片,想更瞭解食物的主題,但看了之後並不會讓你覺得比較舒服:我看了糖、小麥、肉類、奶類、酒的紀錄片。很奇妙的是,這些紀錄片很有說服力,會讓你產生一種我們活在一個危險世界的印象。基本上,每部片子的結局都在說這些東西對我們身體不好,甚至比我們想像的還糟糕。我猜如果更深入去探討,大概連很多水果和某些蔬菜都是有害的。
    由瓦昆.菲尼克斯 (Joaquin Phoenix) 擔任執行製作人的《健康不可告人的祕密》(What the Health ?),這部紀錄片,認為肉類是糖尿病等疾病的根源。片中指出,即使是看似獨立機構給出的飲食建議,實際上背後有著該組織控制下的食品業提供贊助。所以每日飲食建議以及食物相關的研究與學問,可能是強力遊說之後得來的結果。醫學博士表示,他們做研究時並沒有真的學到很多營養方面的知識,而且如果去問不同的營養師,可能會得到好幾種答案。

  • 「我知道抽菸會有什麼後果,但糖和香菸一樣危險嗎?」

    我還看了一部經典紀錄片《我可以當法蘭克嗎》(May I be Frank),導演是感恩咖啡館 (Café Gratitude) 的餐廳經理,這是一家位於舊金山,主打生食、有機、蔬食的咖啡館。故事主角是 54 歲的法蘭克.費蘭特 (Frank Ferrante),他不僅肥胖,處於前期糖尿病,還得和憂鬱症搏鬥。短短 42 天內,法蘭克透過食用感恩咖啡館提供的植物性食物、精心準備的有機食材以及新鮮果汁,人生從此扭轉。扭轉的成果顯而易見。法蘭克整個人彷彿改頭換面,性格改變,也開始喜歡上自己。
    看了這部紀錄片後,我選擇以植物性、無糖的飲食的方式,展開個人飲食試驗。其實我 12 歲就吃素了,但這幾年來放棄吃素,反而吃了很多魚,甚至還嘗試了肉類──本來是不小心吃到,後來變成偶爾吃一下。在原始人飲食法 (Paleo Diet) 的風潮影響下,我覺得自己缺乏蛋白質,而且搬到美國以後,我被各式各樣蛋白質能量棒所吸引,這種零食標榜有益健康、嘗起來像糖果,但其實仍是加工食品。

值得一試─所以我吃素了。

現在的我充滿困惑。在家的我和外食的我想要吃素,但是社交的我想要融入群體,嘗嘗朋友煮的料理和帶給我吃的食品,我不想當個無聊乏味的素食者。我記得在巴黎的每家素食店內的客人看起來面無血色,不太健康。但洛杉磯的素食店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吃素的客人容光煥發,不過這也許是因為洛杉磯陽光普照的關係。

幾天後,吃素的我在下一場派對上成了個大問題,假日慶祝派對絕對不是吃素的最佳時機。但是那個時候,我的朋友伊莉莎白──一位年輕的神經科學家跟我說,她開始研究食物與人體健康,以及食物與我們情緒之間的關係。她相信 2006 年的一篇科學論文就是她要找的解答,於是她讓朋友喝排毒果汁和薑汁,或是在朋友心情低落時帶他們去洗三溫暖。

到最後,我想我們都知道該怎麼做才是對的了。重點不僅僅在於食物本身,還有吃進人體的份量、我們對飲食的態度,以及我們的感受。如果我們吃東西是為了讓心情好一點,那麼就有問題了,因為吃東西並沒有辦法平復你的心情,只會增加罪惡感。總有一天,我們都必須做出選擇:吃東西是為了讓心情更好,還是讓身體更健康?這是個在立即享樂和延遲享樂之間抉擇的老問題了。不過假如我們吃東西不是為了補償壞心情,而且不會偏愛某種食物,也許我們就能和自己的身體交流對話,憑直覺就知道該怎麼選擇飲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