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思想,是否像大家認為般的現代開明?

< 本文摘錄 She's Mercedes Lounge,作者Katharina Kowalewski >

很多事都可以被稱作藝術。近期,愈來愈多人對藝術感到興趣。但綜觀藝術圈,成功的男性藝術家多於女性藝術家是個不可爭的事實。專欄作家加塔麗娜.科瓦雷斯基 (Katharina Kowalewski) 在最新一期的《She’s Mercedes Weekly Issue》探討這背後隱藏的原因及在藝術方面,我們是否確實如我們想像的現代化。

  • 今年 2 月中旬,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及其夫人蜜雪兒的肖像在華盛頓特區的國家肖像館 (Smithsonian’s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揭幕,掀起一股討論熱潮,同時也帶出一個問題:我們是否已經進入了藝術新紀元。看看前總統伉儷的官方肖像獲得的眾多評論,一時之間,彷彿每個人都對藝術產生興趣。聽說千禧世代不再大手筆投資於藝術品,但他們更樂於參加巴塞爾藝術展 (Art Basel) 的派對。他們在欣賞藝術同時也享受著被欣賞的喜悅……但一談到藝術,我們真的跟得上時代的腳步嗎 ?

    最近這幾個月,我很榮幸能和許多藝術家共同參與一項合作計畫。這段期間我注意到成功的男性藝術家多於女性藝術家的現象,這不禁讓我想起我姊姊,她多年來以藝術家為業,甚至曾經獲得攝影大師 Mario Testino 的賞識,在 Instagram 上刊登她的幾件作品。然而她卻從來沒有花過心思建立個人網站或在藝廊展出自己的作品。她就是不想這麼做,因為她對目前的藝廊體制不感興趣。

    遺憾的是,我必須說,幾乎每家藝廊都讓人有點望而生畏,除此之外,藝廊往往只吸引到特定類型的藝術家,例如行銷天才──達米恩.赫斯特 (Damien Hirst) 。

    傳統的藝廊體制經常流露出一股刻意的高傲氣息,而失去了讓多元個性的藝術家進駐的機會。並非所有藝術家都喜歡出風頭,特別是對於行銷自己感到不自在的女性 。事實上,許多男性藝術家也面臨著相同的問題。除此之外,很多藝術家並不認同自己是「真正」的藝術家。但到底是誰決定什麼是藝術、什麼不是藝術?

  • 「我們敢於欣賞純粹帶給我們快樂的藝術嗎?」

    尤其在現代化社會,社群網路和新的 APP 應用程式等,例如:李奧納多.狄卡皮歐 (Leonardo DiCaprio) 剛投資了藝術作品詢價 APP「Magnus」,不斷動搖既定架構的大門,改變,似乎是必須的。街頭藝術從前遭到藝廊體制的嘲笑,後來成為主流,如今街頭藝術也進入藝廊與博物館的展覽廳。我們是如何決定自己喜歡的作品,買家又是如何決定該買哪件作品呢?我們的個人品味往往會被周遭的宣傳廣告所左右,而且一定會受到其他人的品味和建議所影響。但我們到底是如何判斷什麼是有吸引力的?我們能勇於欣賞一件藝術品,單純只因為它吸引我們,並帶給我們快樂嗎?

最近我滿常聽到很多家藝廊偏好有受過正式訓練的藝術家。難道只有擁有「藝術創作碩士」(MFA) 學位或畢業於法國各家著名藝術學校的人,才配當一名藝術家?必須像律師或醫師一樣接受訓練才能成為藝術家,這真的有意義嗎?決定選擇以藝術為職志的人往往出身富裕人家,能夠支撐得起他們追求藝術之路上的種種花費。我想成功的藝術家,見過的投資人大概比銀行家還多。

不過,最近很多女性藝術家似乎是出於其他動機而投身藝術行列。在我看來,這些女性藝術家對自己的行為更有自覺,而且期望能創造出具有正面影響力的作品。同時,許多女性藝術家並不執著於藝術的價值。1985 年,匿名的激進女權團體游擊隊女孩 (Guerrilla Girls) 拋出一則多年來與女性藝術家息息相關的問題:「女性一定要赤身裸體,才有辦法登上大都會藝術博物館 (The Met Museum) 的殿堂嗎?」回到 1985 年,當時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展出的作品當中,女性藝術家的作品只佔了約 5%。另一方面,85% 的作品主題是赤裸的女性。繼續看其他數字:世界各地藝廊展出的作品當中,女性藝術家的作品只有佔 30%。如果是在德國,這個數字還不到 20%。拍賣會上高達 96% 的作品來自男性藝術家,而且往往會有很豐厚的成交價。

別再物化女性了!

就在幾天前,我的藝術家友人 Corran 跟我說,女性在他的作品裡是擔任主體,而不是客體。他認為男性藝術家將女性當成靈感來源這種傳統觀念已經過時了。無論如何,我非常支持他的行動,下次我們逛藝廊的時候,我們該問問自己,當代藝術實際上到底有多跟得上現代潮流。

當代藝術真的有反映出現代女性的形象或現代社會的樣貌嗎?還是我們其實成了體制下的受害者,因為我們所處的社會並無法如實呈現真正潮流。是時候發揮女性賦權和女性意識讓她們在藝術界站穩屬於她們的一席之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