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的女性探險家與他們不平凡的一生

< 本文摘錄 She's Mercedes Lounge,作者 Hadassa Haack>

過去,從事旅行、登山、發現新大陸與其他文化活動大多是男性的工作,這使得 19 世紀與 20 世紀早期女性探險家更令人印象深刻。我們的專欄作家 Hadassa Haack 更深入瞭解這些人的生平,受到四位開創性的女性所啟發,他們雖生於一個紀元以前,但想法卻十分前衛與時髦。

在他們身上,有艱苦與悲傷的傳說故事,失望與拒絕伴隨的個人成功,那都是在當時女性被認定不可能得到的名望與成就。以下的幾位女性 — (只是筆者個人偏好的人選) — 有的來自富裕家庭或有偏財運,但有些則是貧窮,或有健康問題。在看似不在乎常規的想法下,打造出自己的道路,他們跳脫框架思考,且不把否定當作答案。他們都是女性主義者嗎?很有可能。但最重要的,他們拒絕「只有男性才能擁有」的看法。

閱讀這些開創性女性的故事能豐富我們的生命,這些故事呈現了其他時空的觀點。最棒的是,發現吸引我們的實用靈感,以及發覺我們真正想成為的那種人需要的特質。

  • 貝里爾·馬卡姆 Beryl Markham (1902 – 1986)

    非洲的愛蜜莉亞·艾爾哈特

    貝里爾在非洲居住,英國出生的賽馬訓練師、破紀錄的飛行員與作家。貝里爾是筆者的最愛,不是因為她長得漂亮,而是她兒時體驗過最無拘無束的自由。

    從小生長在英屬東非的平原上也就是現今的肯亞。貝里爾與當地人自由自在地奔跑,她的父親坐擁一個大農場,還有馬匹和野生動物,她的母親則在他們抵達非洲後沒多久就決定返回英國。貝里爾的生活領域在當時全部是英國移民者的圈子,她太不受約束與限制,因此無法成為其中一份子。她年僅 17 就成為一位受人敬重的賽馬訓練師。接著她成為第一位在非洲的無人區女性飛行員,1936 年因由東到西單獨飛越大西洋而聲名大噪。

    但她最出色的才能是寫作, 厄尼斯特·海明威據說在一封信上評論她的自傳「她寫得真好,而且是出奇的好,我作為一名作家都徹底感到慚愧…這真的是一本絕佳的好書。」貝里爾結了三次婚,有無數緋聞包含與亨利王子、喬治五世的兒子,而德尼斯·芬斯·赫頓(Denys Finch Hatton)是最有名的一位,這在當時都非比尋常。

    「過去的時光看似安全、克服萬難,而未來生活在雲端,令人畏懼而遙遠。當你走進雲就散開,我已瞭解到這點,但像每個人一樣,我很晚才明白。」
    閱讀推薦:「夜航西飛」 – Beryl Markham (1942)

  • 格特魯德.貝爾 Gertrude Bell (1868 – 1926)

    當你無法決定一個事業而且全部都想做

    格特魯德是英國作家、旅行家、考古學家、登山家,是英國政府在中東地區的唯一女性政務官並輔佐國王即位(費薩爾一世)。

    格特魯德至少會說六種語言,寫了幾本書,有次再與湯瑪斯·勞倫斯上校(T.E. Lawrence)登山時繩子脫落,只好仰頭盯著繩子 48 小時,最後生還下來,還被阿拉伯城鎮的人抓走監禁好幾天。她勇敢地穿越遙遠的沙漠,與酋長和貝多因人會面。第一次世界大戰過後,她在 1919 年的巴黎和會坐擁一席,並且參加了 1921 年在開羅與溫斯頓.邱吉爾的會議。

    格特魯德獲得她所熱愛的阿拉伯世界人民的尊敬,而且她的傳奇仍流傳至今。她也是牛津大學近代歷史內第一位於獲得一級榮譽學位的女性。格特魯德於 1926 年逝世於巴格達,死於服藥過量。當早年發展出興趣與熱情,一個人能達成多少成就,她的一生是一個很好的典範。貝爾的生命並不是沒有失敗與逆境,但她的回復力或許者是她的固執將她推向更高的成就。

  • 弗雷亞.馬德琳.斯塔克 Dame Freya Stark (1893 – 1993)

    即使你不是最健康的人,但探險在呼喚你

    弗雷亞時常被拿來與格特魯德相較,然而這位英國得獎作者、知名探險家卻不夠幸運,僅以一個露營床和蚊帳就穿越未知的阿拉伯沙漠領域,並與瘧疾、登革熱和一顆虛弱的心臟奮力掙扎。

    她在倫敦學習歷史並到西方人不敢去的地方去旅行。她的探險可能看起來不夠專業,她擅於觀察並捕捉日常生活的真實面,以及與人建立關係。她的努力受到皇家地理協會的表揚,她活到 100 歲。

    「在一個陌生城鎮獨自醒來是世界上最開心的感受之一。」

  • 娜麗·布萊 Nellie Bly (1864 – 1922)

    是的,你可以擁有不只一種人生,而且無關乎年齡

    娜麗,美國記者,世界旅行家與 CEO。娜麗真名為 Elizabeth Cochran,她似乎生來什麼都不怕,而且一有想法,就會付諸實行。這位以結果為導向的女子,她的履歷讀起來就像一部科幻作品。

    例如,她曾經為了曝光一家心理衛生機構環境,以偽裝的方式讓自己得以進入。她調查性的新聞作品持續使制度改革,而她成為新聞編輯部的明星,揭露駭人的不公事件。在她父親過世後她的生活困頓,她在新聞界的事業開始於她在匹茲堡電訊報(Pittsburgh Dispatch)針對其中的一篇文章大膽抗辯,該報的文章稱工作的女性是「巨大的怪物」,而她寫的信讓編輯印象深刻,便給了她這份工作。

    但娜麗最為人知的是她創紀錄環遊世界,為了擊敗朱爾·凡爾納(Jules Verne)的虛構人物霍格先生(Phileas Fogg)的80天紀錄,她在 72 天又 6 小時就達成,並讓那些認為女性不可能僅以一只小袋子且沒有任何男性保護下完成的人咋舌。當她的雇主「紐約世界報」增加發行量,卻沒有給她加薪,娜麗便辭職了。她在一場巡迴演說及寫作中獲得更高的收入,後來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深入奧地利進行報導。

    她於 1895 年嫁給了一名百萬富翁與創業家,她的丈大過世 10 年之後,她接管該公司並成為世界上傑出的女性企業家之一。她研發產品並引進當時還不普遍的社會福利,但最終資金用罄。她成功地再次重振寫作生涯,但兩年後於 57 歲逝世。

She’s Mercedes

一個屬於女性的分享交流圈,秉持 Inspired to Shine 的精神,藉由彼此交流與激發創意、新靈感,讓更多女性在人生的歷程上互相支持,釋放更美、更強的自己。

想知道第一手活動消息嗎? 現在就加入 She's Mercedes 社團。